青衣杏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挽袖吟www.ytcxsc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姬溯沉默了一瞬,缓缓地抽出自己的手,姬未湫不耐烦地哼了一声,又将脑袋往他的掌心里压了压,觉得压实了,这才不吭声了。细腻温热的皮肤贴在他的掌心中,随着呼吸起伏,带着些许湿意的吐息落在他的腕间,微微发痒。‘放肆’两个字在姬溯舌尖

徊了一瞬,落在姬未湫略显苍白的面容上,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这毒,本可以避免,于姬未湫属无妄之灾。青玄卫中藏有奸细,他也并非无知无感,只是彼时心硬,如今却心软。他素来拿得起,放得下,如今既不舍放下,再拿起来就是。

姬溯微哂,从一旁取了长枕来塞到了姬未湫怀中,顺势托着他的脸让他挨在了长枕上,抽回了自己的手。那速度极快,没有惊动姬未湫分毫,姬溯顺手抽了一旁的毯子替他盖上,去一旁榻上小憩。庆喜公公在碧纱橱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门外众言人齐齐一礼,各归其位,小卓公公为难地说:“师傅,这....我还进不进去?”“进去什么!没眼色的东西!”庆喜公公握着拂尘在小卓公公头上敲了一下,压低了声音骂道:“又不是第一天到御前伺候了!圣上小憩的时候房中不可有人!你难道不知道?!门外守着!”约莫再有半个时辰就到晚膳的时间,圣上极少在这个时间小憩,庆喜公公掐算了一下时间,又吩咐言人赶紧去御膳房说一声,今日圣上起来后大约没什么胃口,叫弄一些清爽鲜美的菜色准备着,免得见了满桌大鱼大肉的没胃口他想了想,又叫人去知会一声今日点心要多备上一些,送到茶房候着。他方才瞧着小殿下看折子看得挺入迷,许是晚上会熬夜来看,还是多备些点心吧。他想了一圈,觉得没什么遗漏的了,这才伸手捶了捶自己的后颈,“我也去歇会儿,你小子仔细些!”小卓公公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:“是是是,师傅只管去,一会儿瞧着有动静了我就着人唤您!”

庆喜公公这才走了,经过殿门时见醒波还候在门外,便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你小子怎么还留在这儿呢!”醒波闻声抬眼望去,带上了三分笑意:“庆喜叔。”

“别叔的、伯的攀关系!”庆喜公公状作怒气上涌,他掐着腰指着他说:“你小子既然从宫里出去了,回来作甚!你知不知道你出宫是做什么去的!你一个王府长随跟我来攀什么关系!”醒波笑意不改:“我不过一个小小王府长随,能和公公这样御前红人攀上关系那才是真的有本事呢!”“我呸!”庆喜公公笑骂了一句,随即道:“你小子好不容易有了正经言身,别闹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,殿下既然在言中,难道还能少了人伺候?快走快走!要你搁这儿碍什么眼!你把外头醒波犹豫了一瞬,随即躬身:“多谢您提点.....殿下处还请您老照看着。”

“行行行,快走快走!”庆喜公公又摆了摆手,醒波这才告辞。他手上确实事儿多,甘泉别苑还没料理完呢,一堆管事等着他批条子,听闻西边又上了一批红宝....还有得忙姬未湫睡了小半时辰就醒了,见外头天光黯淡,又听雨声淅沥,他一时也懒得动,抱着长枕翻了个身,刚好舒舒服服地把下巴压在上面,闭目听雨。人么,但凡是闭着眼睛要么是越来越困,要么是越来越清醒。姬未湫显然是越来越清醒,他听了一会儿过了那闲情雅致的劲儿,便睁开了眼睛。碧纱橱较之偏殿而言小的可怜,可这本就是隔出来的小憩之所,一张可睡可坐可躺的罗汉床,一张长榻,一个柜子,几本书,几副画卷,一架屏风装点一番就算是完了。可能是罗汉床不够软的关系,他睡得有些腰疼,他伸手抓着栏杆伸了一下腰,眼睛乱瞟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远处的长榻上睡着一个人,姬未湫一僵,随即又放松了下来,但他十分遗憾那一声‘嗯一一!’不能出口了伸懒腰不能搭配那一声‘嗯一一!’简直就是失去了灵魂!这个懒腰还不如不伸,一

口气吊着上不来下不去的,难受。

对于姬溯为什么也在这里小憩姬未湫一点都不觉得疑惑。

这地方是清宁殿主殿的小隔间,而不是偏殿,清宁殿是他哥处理公务休息的地方,一切归他私有,他不会因为他在而不进来,甚至都不必知会他一声一一尊不让卑,他哥没有避让他的理由如果他哥方才叫他了,那九成九是令他出去的意思。

是的,都犯不上用个‘叫’字,‘请’字就更不必提了。

姬未湫打量着姬溯,越看越觉得他不像人,他像是个太阳,全世界都得绕着他转一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确实如此。姬未湫又看了一会儿,忽地气呼呼地捶了两下枕头一一不是,虽然说他是抱回来的,跟他哥没什么血缘关系,但人怎么能这么会长?这是三次元人类能长出来的样子吗?他自个儿虽然也长得不错,但和他哥比那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天上人间。哦不对,他哥是小说男主角,长得天上有地下无那是应有之义!时代变了,喜欢写主角容貌普通泯然众人的早就不流行了!他一个NPC嫉妒男主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姬未湫没忍住又光明正大看了好几眼,也就过

种时候他才敢这

样肆无忌

惮的打量他哥,毕竟他哥醒的

时候看起来真的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你到底有几个替身?!

你到底有几个替身?!

云山昼
【正文已完结】被虐文系统绑定,桑褚玉才知道自己是一本狗血虐文的女主角。按系统所说,她要终其一生苦恋隔壁法修门派的大师兄,历经波折,最后拖着副残身躯和成为法尊的男主结成道侣。系统:只要完成一百零八项虐身虐心任务,就能跟男主he哟!桑褚玉:……合着波折只往我一人身上搂?*就在她想尽办法各种躲开任务的时候,大师姐带着封信,一脸不爽地出现在房门前。大师姐:“整天跟着那冰碴子法修像什么样?这是他师弟寄来的信
都市 连载 11万字
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

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

晨曦岛屿
祁宴凝,原雍朝尚衣局大总管,服饰妆造手艺京城一绝。意外死后,他竟成了一个参与选秀被全网黑的戏子?接受完原主记忆,大总管冷冷一笑,果断退出,转头以造型师的身份加入了另一档选秀。 这档选秀,从选手到节目组,审美奇葩,妆造辣眼,被辣评为“选丑101”。没想到从祁宴凝加入之后,节目组突然支棱起来。硬汉硬拗花美男人设?祁宴凝压着人将头发剪成板寸,一件贴身黑衬衣让他成为A爆热搜的男人。小甜甜长相可爱却行为油腻
都市 连载 20万字
男友是万人迷,而我是路人

男友是万人迷,而我是路人

橘子珩
意识觉醒后,叶寄书发现自己是一本万人迷小说的路人。这本文有攻1,攻2,攻3…等等,数不胜数,但如同被感染摧毁了理智,通通爱主角受爱到如痴如狂。嘘寒问暖、强制占有、暗地尾随……想要的风味都有。然而他本人却连炮灰攻都不是,就是个狗血虐恋三角恋多角恋中的激情调料包。他的存在价值,就是让主角受在面对众攻的追求时,冷冷地说上一句:“他是我男友。”多么拉扯钓系,还增添了几分刺激。对叶寄书来说,简直打开了新世界
都市 连载 19万字
西幻抽卡装NPC

西幻抽卡装NPC

凌波玉
孟来穿进西幻游戏,因为BUG单独一人掉落到999级传奇地图【永生之城】。 在大批玩家不能进入之前,他狂刷NPC好感度,狂做传奇任务,经验条拉满,装备套凑齐,俨然成为传说之地的一城之主! 荣光大陆的玩家们永远铭记那一天。 传说中的地图开启,身穿白金法袍的永生城主降临人间,银色长发在光下熠熠生辉,绿色眼瞳好似无机质的翡翠,闪烁着高不可攀的光芒。 在他身后,站着的是背生六翼的天使长、浑身燃火的风暴之主、
都市 连载 15万字
山君

山君

枝呦九
兰山君孤儿出身,长在淮陵,吃百家饭长大,学得一手杀猪的本事,本是要开一个屠宰场的。谁知老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。十六岁那年,她被接回了京都的镇国公府,成了国公府第流落在外的嫡次女。最初,她以为这是老天看她杀猪太可怜给的恩待。后来又过了十年,她战战兢兢讨好家人,汲汲营营嫁人,备受十年白眼,被送去暗不见天日的院子里关着时,这才恍然发现,从乡野来京,应当是她杀猪杀多了老天给的惩罚,而不是恩待。此后又是一年,
都市 连载 18万字
明知故陷

明知故陷

林希之
*先婚后爱|狗血墙纸爱|追妻火葬场*改了个文名,原名《明知故陷》,不要认错了哦~【文案一】对于执拗的人来说,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,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,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——那晚,衣香鬓影的宴会上,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,沈思柠意识到,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,是时候结束了。【文案二】结婚三年,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,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。她决定放
都市 连载 1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