境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挽袖吟www.ytcxsc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萧经闻凝固了。

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摆出怎样的表情。曾经他也这么撩拨过自己,但那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林从沚天生仰月唇,他若是想刻意笑得甜一点,只需要微眯起眼,看着对方的眼睛,翘起唇角。萧经闻这会是开不下去了,一个多钟头,也差不多了。他咳嗽了下,转而低头看向电脑屏幕,匆匆说了句‘今天暂时就到这里’然后关掉会议通讯,从椅子站起来。因为是视频会议,萧经闻穿了整套的西装,他习惯性起身扣上纽扣,说:

“一瓶酒而已,还上楼问我?”

“我超有礼貌。”林从沚稍微仰头。

萧经闻绕过办公桌走到他面前,伸手拿过他手里的香槟,垂眼看了看,说:“我去西班牙之前请一位合作商帮我挑几瓶酒,打算送给你妈妈做新婚礼物,我对这方面不太懂,他给我挑了好几瓶,剩了两瓶在我这,就放冰箱里了。“我能喝吗?”林从沚问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外面雨还在下,昨晚林从沚睡得很好,他睡了很长的一觉,醒来后萧经闻就已经在书房。这栋房子里还留着他的画室,是家庭影院改的,因为林从让有时候追求完美的型,会需要用投影仪来核对检查型的准确性。时隔五年再进到这个房间,石膏像被主人蒙上防尘布,画架们倚靠在墙边。似乎这里的时间被封印了起来,好像画室的主人只是出一趟远门,一两个礼拜而已。此时他们在这间画室里做/爱。

萧经闻帮他开了酒,他拎着酒瓶颈开开心心地上楼打算画画。萧经闻跟着他进来画室,林从沚叫他脱了西装外套和领带,他自己对着瓶口灌下去两三口,用他外套和领带摆了个衬布,将酒瓶放上去准备写生。结果就是型都没起完,两个就缠在一起。

林从沚用铅笔起型的时候,萧经闻在旁解了两颗衬衫纽扣,半开玩笑地说那个领带不能沾水

一领带被林从沚系在瓶颈上打了个蝴蝶结,瓶身有冰过的水珠。

林从让‘啊”了声准备过去取下来,又被萧经闻捞着胳膊拽回来,说没事,你爱怎么弄怎么弄。

五年没做的两个人,稍微有点肢体碰撞,立刻像碰到明火的柳絮,迅速燃烧、湮灭。

铅笔跌在地上,磕断了笔尖。

傍晚七点,雷雨天。一道闪电如同有人撕开夜空,想窥伺一眼。

五年没做了,手里握着林从沚的窄腰,耳边萦绕林从沚的喘叫。萧经闻需要闭眼咬咬牙,才不至于太快。这真怪不了萧经闻,禁欲系总裁不是说说而已,他这五年过.....要是少下点黑手,再斋戒一下,差不多可以青灯古佛了却余生。好了,他缓了下,继续。

窗外炸起雷声,这阵子的雨不单单是下得大,连雨珠都大得像冰雹,砸在地上响得像敲锣。

林从沚趴在床上,小腹那儿垫了个枕头。

他攥着床单,片刻后一只手覆上来,他松开了床单,去攥住那只手。

再被翻过来的时候,林从沚有些分不清自己上面的萧经闻是28岁还是33岁。坦白讲,他是有些变化的,眉宇更显成熟,尤其看着他的眼神。以前萧经闻在床上看着他一腔深情,如今他看着自己,眼里却有些悲戚一一好怕吃了这顿没下顿的那种悲戚。....但你也不能一顿吃这么多吧,林从闭了闭眼,绝望了。

林从让自己也是空窗了五年,陡然一顿来这么多,他也受不了...应该说他从第二次开始就受不了了。受不了是生理上的。

心理上能做到天亮。

林从沚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想念他,同时觉得自己真是学画太久了,算算差不多二十年。绘画是一种掌控,即便是写生,将眼睛看到的挪到画布上,也是受绘画者所控制。这就像纪录片,只要镜头是人类在控制,那么世界上没有绝对客观的纪录片。

同理,只要拿着画笔的是人类,那么画作必然会沾染绘画者的思想。

林从让一直觉得他无法控制萧经闻,他曾经希望自己能改变萧经闻,把他塑造成自己理想中的,充满情怀的拍卖行总裁。但他忽视了一点,这里是现实世界。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总之再次醒来,身上干干净净,被窝也干干净净。

印象中的床颇为惨烈,朦胧的记忆里还有床单被撕扯的声音...再仔细看看周围,哦,是客房。

静音模式下的中央空调吐着冷漠的风,林从沚慢慢坐起来,跟出风口对视。片刻后,客房门被打开,萧经闻看看他:“这个状态是醒了?”林从沚指了指自己的脸:“我睁着眼睛呢。

很难判定吗?

萧经闻解释:“昨天晚上你也是睁着眼睛,但毫无反应。”

“...”林从点头,“其实依稀有点记忆,你过来。”

他从被窝里爬出来,膝行到床边,途中踉跄了下,咬牙抱怨一句‘床买这么大干什么’。

萧经闻很听话地走到床边来,放下端进来的温水和一碗切成小丁的蜜瓜:“怎么了?”

林从沚掀开他T恤一一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你到底有几个替身?!

你到底有几个替身?!

云山昼
【正文已完结】被虐文系统绑定,桑褚玉才知道自己是一本狗血虐文的女主角。按系统所说,她要终其一生苦恋隔壁法修门派的大师兄,历经波折,最后拖着副残身躯和成为法尊的男主结成道侣。系统:只要完成一百零八项虐身虐心任务,就能跟男主he哟!桑褚玉:……合着波折只往我一人身上搂?*就在她想尽办法各种躲开任务的时候,大师姐带着封信,一脸不爽地出现在房门前。大师姐:“整天跟着那冰碴子法修像什么样?这是他师弟寄来的信
都市 连载 11万字
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

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

晨曦岛屿
祁宴凝,原雍朝尚衣局大总管,服饰妆造手艺京城一绝。意外死后,他竟成了一个参与选秀被全网黑的戏子?接受完原主记忆,大总管冷冷一笑,果断退出,转头以造型师的身份加入了另一档选秀。 这档选秀,从选手到节目组,审美奇葩,妆造辣眼,被辣评为“选丑101”。没想到从祁宴凝加入之后,节目组突然支棱起来。硬汉硬拗花美男人设?祁宴凝压着人将头发剪成板寸,一件贴身黑衬衣让他成为A爆热搜的男人。小甜甜长相可爱却行为油腻
都市 连载 20万字
男友是万人迷,而我是路人

男友是万人迷,而我是路人

橘子珩
意识觉醒后,叶寄书发现自己是一本万人迷小说的路人。这本文有攻1,攻2,攻3…等等,数不胜数,但如同被感染摧毁了理智,通通爱主角受爱到如痴如狂。嘘寒问暖、强制占有、暗地尾随……想要的风味都有。然而他本人却连炮灰攻都不是,就是个狗血虐恋三角恋多角恋中的激情调料包。他的存在价值,就是让主角受在面对众攻的追求时,冷冷地说上一句:“他是我男友。”多么拉扯钓系,还增添了几分刺激。对叶寄书来说,简直打开了新世界
都市 连载 19万字
西幻抽卡装NPC

西幻抽卡装NPC

凌波玉
孟来穿进西幻游戏,因为BUG单独一人掉落到999级传奇地图【永生之城】。 在大批玩家不能进入之前,他狂刷NPC好感度,狂做传奇任务,经验条拉满,装备套凑齐,俨然成为传说之地的一城之主! 荣光大陆的玩家们永远铭记那一天。 传说中的地图开启,身穿白金法袍的永生城主降临人间,银色长发在光下熠熠生辉,绿色眼瞳好似无机质的翡翠,闪烁着高不可攀的光芒。 在他身后,站着的是背生六翼的天使长、浑身燃火的风暴之主、
都市 连载 15万字
山君

山君

枝呦九
兰山君孤儿出身,长在淮陵,吃百家饭长大,学得一手杀猪的本事,本是要开一个屠宰场的。谁知老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。十六岁那年,她被接回了京都的镇国公府,成了国公府第流落在外的嫡次女。最初,她以为这是老天看她杀猪太可怜给的恩待。后来又过了十年,她战战兢兢讨好家人,汲汲营营嫁人,备受十年白眼,被送去暗不见天日的院子里关着时,这才恍然发现,从乡野来京,应当是她杀猪杀多了老天给的惩罚,而不是恩待。此后又是一年,
都市 连载 18万字
明知故陷

明知故陷

林希之
*先婚后爱|狗血墙纸爱|追妻火葬场*改了个文名,原名《明知故陷》,不要认错了哦~【文案一】对于执拗的人来说,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,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,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——那晚,衣香鬓影的宴会上,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,沈思柠意识到,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,是时候结束了。【文案二】结婚三年,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,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。她决定放
都市 连载 19万字